这里绝暮零

隶属『灵冢』

头像by阿影

普通的透明摸鱼选手

常驻墙头小花仙

近期墙头食物语

雷点:
“666”等“社会”话语,性别评人事,重复的无意义事情,粗鄙之语,无礼之徒。

【食物语】就愉快地决定吃西餐了!

*这是一个东北少主,女孩子
*你们就当她是被东北菜带大的好了
*作者本色出演

*真实OOC!!!!!
*是怎么发展的呢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正在厨房慢悠悠做着煲仔饭的煲仔饭突然一拍灶台,把旁边的少主吓了一跳。

“啥事啊,煲仔饭同志你冷静,砂锅盖er要掉地上了。”
“虾饺那家伙...欠我钱没还!”

“诶!是哦,当初搞演唱会前er你借了他多少?”
“不多,也就几千块钱吧。”

“噗——————”
正喝着茶的少主把茶喷了一地。

“这这这可咋整啊!你急用不?”
“急倒是不急。”煲仔饭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就是那钱够我吃几顿大餐的了...”

“诶,空桑这菜还不够你吃的?”
“够是够,但总是中华传统味道,偶尔也想换换口味嘛。”
“这好整,等做完这波订单咱们去人间的菜市场瞅瞅去,偶尔也尝尝外国的玩意儿!”

煲仔饭低头看了看订单。
还有四十份要交的菜。

扶额,靠墙,把盖子往脸上一扣。
熟练的操作——他又睡着了。

——————————————————

“哎呀可算做完了!!”
小少主伸了个懒腰,把斜挎包一挎,拉着煲仔饭就冲向了万象阵。

“去人间玩咯——————”

如果是平时的话,这少主绝对是不能如此任性的。
但今天难得啊。
德州扒鸡带着符离集烧鸡去打食魇,锅包肉被抓去带着青团春卷冰糖葫芦去轮回井玩,鹄羹应付来自三界的客人,忙得不可开交。
嘻嘻嘻不趁现在更待何时?

阵法闪现,人间的繁华景象映入眼帘。
周围的路人都操着一口东北话,让煲仔饭有点懵。

“少主,这里是...?”

“这我老家!”少主快活地拉着煲仔饭往附近的一个大超市走去。

“别的省物价都贼贵,我老家这边还能便宜点,而且你看。”
少主指了指一位路过的大妈,那大妈双手拎了能有十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土豆,豆角,茄子之类的蔬菜。

“我们东北都是这么买菜的!”
“哈...?”
煲仔饭表示质疑。

“正好咱们空桑人多,多买点,不怕别人瞅。”
“嗯...”某位广东食魂要被满大街东北话洗脑了。

“你想吃啥大餐啊?意面?”
“听起来不错,还需要奶酪和肉酱吧?”
“整个牛排?”
“意面牛排,再加个鸡蛋!”
“鸡蛋不怕,咱那儿多得小鸡炖蘑菇都孵不了了。”

咦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煲仔饭获得【坊间消息的小道情报】*1

“整两瓶红酒?锅包肉那儿全是白酒,也带几瓶换换口味!”
“好主意,晚上关灯点蜡烛怎么样?”
“烛光晚餐?带劲!”
“那边有面包啊...”
“哇!法棍!听说这玩意儿可以防身!”
“少主你醒醒...”

——————————————————

两人拎着一大堆东西回了空桑。

“哎呀!我忘了个事!”
“怎么了?”
“这玩意...我不会做西餐啊!”
“或许锅包肉会做?听说他以前和不少外国人打交道。”
“别吧,我怕他削我。”
“......”
“嗯,百度一下?”
“还行。”

“先将牛排放在铁板上煎至七分熟...”
“咱们空桑怎么会有铁板...”
“之前一个叫烤冷面的食魂留下的,接着做,你别睡着了。”
“噢...”
煲仔饭难得地精神,可能是出自对世界上一切美味的热爱吧。

“提到烤冷面还有点想吃烤冷面了啊...”
“少主,浪费食物会产生食魇的。”
“呜...好吧,下次再说。”

——————————————————

“少主,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呜...”
面对微笑着的锅包肉,天不怕地不怕的空桑少主感到了危机。

“这个是牛排...这个是意面...”
“您可别跟我开玩笑呀。”
盘子里盛着的两坨黑炭冒着黑气,仿佛随时都能幻化出食魇来。

“少主没做过西餐,那是失败品。”
煲仔饭解释,少主拼命地点头。
“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叫上我呢?还有你们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些?”
“就,你出去那会儿...”
“既然不会做,为什么不来问我?”
“她怕你削她【小小声】”
“嗯?”
锅包肉看向灶台边放着的,装着食材的塑料袋,叹气。
“这些让我来做吧,还有少主,浪费食物可是不好的行为。”
“我知道了qwq”
“哭也没用,除非您想单挑自己产生的食魇。”
“嘤.....”

——————————————————

“我们回来咯——”
“嗯?这是什么?”
“意面牛排?还有蜡烛?”
“好厉害的样子!!”
“居然是西食!”
晚餐,食魂们快乐地享受起了由管家大人亲手制作的西餐。

然而在厨房的少主——
“嘤嘤嘤嘤嘤...”
被遗忘的少主盯着剩下大半盘的黑炭发愁。

评论(4)
热度(22)

© 绝暮零MAI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