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绝暮零

隶属『灵冢』

头像by阿影

普通的透明摸鱼选手

常驻墙头小花仙

近期墙头食物语

雷点:
“666”等“社会”话语,性别评人事,重复的无意义事情,粗鄙之语,无礼之徒。

【花神之灵】高考前一天的神奇事件

◎不知为什么心情很好的产物,也对应昨天的节气和正在进行的高考。

◎本来我想写的是无cp结果无意间写成了乔弗主场。

◎沙雕文,OOC这玩意er是大写的。

那一日,拉贝尔大陆国泰民安,安宁祥和,和气生财,财....

咳咳等等,怎么开头变成了成语接龙?

那一天,拉贝尔大陆平日无人问津的远古神魔殿挤满了花仙。

“特卖特卖!!!小吃货大人的特制酸梅汤!!!喝完智商立刻冲击180!!!”

“露缇娜的占卜摊!!!现场改命保证高中!!!”

“高考前心情不安?欢迎光临梵天与五月的谈话屋!!!”

“咋回事啊???”

刚刚从花之圣殿回来的弗雷德和乔罗两兄弟看着犹如菜市场的远古神魔殿,感觉头都要炸了。

“啊!是乔罗和弗雷德!!”

一位眼尖的小花仙发现了两个小花灵的身影,立刻喊了出来。

“?????”

弗雷德一把抓着睡得昏昏沉沉的乔罗光速逃跑了,身后还有一大堆花仙追着跑。

“诶...怎么回事?”乔罗揉揉眼睛,睁开眼一看发现身后一堆花仙正追着自己,而自己正在快速移动——被自己亲爱的弟弟拉着。

“不知道,可能高考前的花仙发疯了吧...”

“噗哈哈哈。”乔罗笑了笑,他抬头发现弗雷德的帽子戴反了。

“笑什么?”

“你帽子戴反了。”乔罗抬手扶正了弗雷德的帽子,然后示意弗雷德躲进路边树的大叶子里。

本来体型小巧的花灵就不好找,这下好了,那些花仙一看人没了,就分散到四处去寻找。

“..........”

快速的飞行使弗雷德的心脏快速跳动,加上狭小的隐蔽空间以及夏日炎热的气温,弗雷德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呐,弗雷德,你记不记得?”

“什么?”

“以前的那些花仙,高考的时候。”

“嗯?”

“有一年,你为了帮我躲避花仙的追赶,和我呆在树洞里一夜来着。”

“?!!”

虽说已经距离他们是花神的时代很遥远了,但清晰无比的记忆让弗雷德当场死了机。

——
我们也不知道几百年前的事情,乔罗与弗雷德的花神时代。
——

“哥哥!这里有一个树洞!快!”

“知道了!”

两位花神被自己的子民追赶着,狼狈不堪。

狭小的树洞,勉勉强强才能挤下两位花神,他们的翅膀叠在一起,肩膀挨着肩膀。

“呼...现在的花仙真是疯狂啊。”

乔罗笑了起来。

“真希望我们的继位者不要再经历这种事情啊,被自己的子民追赶到要躲在树洞里,要是让隔壁国家的人听见不都成笑话了嘛。”

弗雷德嘟囔着,依稀还能听见远处花仙们的说话声。

“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吧。”乔罗听着声音,仿佛释然一般叹了口气。

“为什么叹气?”

“总觉得,很久都没像这样和你待在一起了。”

弗雷德低头,他觉得哥哥的话语中藏着哀伤。

“嗯...是啊,一直都在忙着给花仙们帮忙呢。”

“.......”

“哥哥?”

“.........”

弗雷德抬头一看,乔罗已经睡着了。

你还真是随时随地都能睡觉啊???

弗雷德的内心刷起了吐槽弹幕,这时,外面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下雨了??”

一时狂风肆虐,沉重的黑云仿佛早有准备。

“哗————————”

“......行吧,在这里待一晚上也行。”

——————————————————
回到现在
——————————————————

“弗雷德?”回过神来,乔罗正戳着自己的脸。

“怎,怎么了?”

“外面的那些花仙离开了噢。”

弗雷德从叶子的边沿探了探头,外面已经没有花仙了。

它轻轻挥动几下翅膀走出树叶,外面的天空还是明亮的浅蓝。

“走吧,回去吧。”

现在作为花灵的自己已经拥有了无尽的时光能跟哥哥待在一起。
——————————————————

“回来了?”

闲逛着的年正悠闲地与一只兰凋凋玩耍。

“那些花仙呢?”

恢复清净的神魔殿让弗雷德怀疑自己刚刚看错了。

“梵天跟稻荷忽悠她们说隔壁吉祥有能快速提高记忆力的药,现在花之圣殿花仙爆满。”

“......”

“怎么,想去看看?”

“不了吧不了吧。”

“哟,回来了?”

小吃货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水壶。

“来尝尝我特制的酸梅汤吗?”

长长的木桌上,白瓷碗里的酸梅汤飘着诱人的气息,金黄的桂花,深色的清汤,洁白的冰块。

乔罗坐下,喝了一口。

“是普通的酸梅汤,刚刚我听见有花仙说它有增加智商的功能?”

“那是小花仙那姑娘瞎编的,我只是让她帮我多卖点而已。”

小吃货拿出了它快要被神叶挤爆的钱包。

“......哥哥,咱们好像错过了大好商机啊。”

“没事。”乔罗把喝完了的酸梅汤碗放下。

“走吧,咱们去花之圣殿转转。”

评论(7)
热度(49)

© 绝暮零MAI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