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绝暮零

隶属『灵冢』

头像by阿影

普通的透明摸鱼选手

常驻墙头小花仙

近期墙头食物语

雷点:
“666”等“社会”话语,性别评人事,重复的无意义事情,粗鄙之语,无礼之徒。

【乔弗】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我吹爆初何!!!

初何:

突然的一波更新!


写手挑战:以“我是一个穿越者”开头,以“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结尾


这一篇是我和零的联文 @零愔MAILER 挤牙膏产物


因为是双向穿越所以所有平行世界前面都有一个星号


字数统计:8283


遇到你们也是我今生的奇迹


老规矩求评


————————————————




(零愔)


清晨,雨后。刚刚下过雨的空气中有着泥土的清新味道,美丽湖中,荷叶上的水珠折射着阳光,花朵们迎着清风绽放。




即使是这般美好祥和的日子,在拉贝尔这个充满了奇迹的大陆上,也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




今天本该是普通平凡的一天。




至少对于艺术花神之灵之一的弟弟,弗雷德来说本该是的。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到阳台上摆着的君子兰时,弗雷德就早早地起来,打开窗户,洗漱,收拾房间,去厨房制作小甜饼去了。




在绝大多数花神之灵都还在沉睡,远古神魔殿一片寂静时候,厨房就首先开始传出了和谐的音律。




“早啊弗雷德。”




“早,小吃货。”




两位花神之灵作为厨艺担当,一早就起来到厨房准备,罐子里的砂糖闪着光,刚刚采下的蓝莓还沾带着朝露,锅中温热的牛奶低声冒泡,鸡蛋在锅里滋滋作响,菜刀切下面包片在案板上发出清晰的“当”声。普通的牛奶面包,夹上鸡蛋或者夹着蓝莓食用,这是最普通也是最平常的早餐了。




在把大家的面包和煎蛋放到餐桌上后,弗雷德就要去叫醒他的哥哥乔罗——他的房间就在弗雷德房间的对面,敲敲门,没有回应,他叹气,从口袋里翻出钥匙打开房门。




“哥哥,起来啦。”




“让我再睡一会儿.......”




“再不起来你的那份早餐就要被丢给花精灵了噢。”




“......”在被窝里的乔罗恋恋不舍地坐了起来,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快去洗漱,一会儿我给你梳头发。”




向来听弟弟话的乔罗乖乖去洗漱了。




弗雷德打开窗户,外面栅栏里的薰衣草绽放着,香气顺着风飘进了乔罗的房间,弗雷德叠好被子,随手给外面的花朵们浇了浇水。




“坐好,别动。”乔罗乖乖端坐在白色的凳子上,银色梳子顺着他红发生长的曲线滑下,弗雷德一手抓住这些漂亮的玫红,一手拿起带着金色蝴蝶结的发绳,扎了个完美的低马尾,他轻轻理了理乔罗的刘海,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哥哥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起来啦...”




乔罗一手抱着自己的花格枕头,任由弗雷德拉着自己飞向餐厅。




花灵的伙伴们都已就位,只有餐具轻轻撞击盘子和浅浅的呼吸声,等到各位都用餐完毕的时候,大家就去各干各的了。




————————————————————




今天的艺术双子接受了来自魔法仙屋的委托——原因是乔罗的「创造」与弗雷德的「消除」能力可以协助魔法师安德鲁先生进行魔法实验。




“安德鲁先生,我们到了。”




弗雷德轻轻晃动门口挂着的铃铛,进门看见的景象却让他一阵寒颤。




——好!乱!啊!




四处堆放的书籍资料,大小排列没有按照顺序摆放的玻璃烧瓶,装着不明液体的试管上的标签方向不一。




冷静,弗雷德。




弗雷德这么想着,攥紧了拳头,极力忍着自己去依次整理个遍的冲动。


——只有那个水晶球还算让人舒心。




弗雷德盯着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上面干净得连一个指印都没有,他通过水晶球试图让自己无视杂乱【至少对于他这样的强迫症洁癖来说】的环境,身旁的乔罗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这时委托人——安德鲁先生终于从里屋出来了。




“感谢二位花神之灵的到来,今天我要完成的魔法实验很复杂,希望二位协助我。”




“嗯,那么是什么魔法呢?”乔罗显得稍稍精神了点,他看着安德鲁放在桌子上的资料,“我觉得这项魔法实验并不需要我弟弟的「消除」能力。”




......就算不需要我我也会跟来的,因为你要是实验进行一半突然睡着就不好了。




弗雷德想着,也拿过一页资料打算看看——然而复杂的魔法阵和几乎狂草的说明文字让弗雷德选择把它放回原位。




看不懂,干脆听他说什么做什么吧。




————————————————————




魔法实验进行得十分顺利,到了最后一步,由弗雷德来进行——为试管中的药剂注入一滴火龙血。




正当弗雷德专注保持滴管不去颤抖的时候,从窗外吹过一阵风,几片落叶飘飘进入了魔法仙屋。




这大概就是万分之一的概率吧——空气带动,在试剂旁好端端摆放的修罗花粉被吹进了药剂——在滴管口颤动着的火龙血终于落下——试管发出了刺眼的白光,弗雷德感到一阵强烈的能量正在波动——噢该死,那页纸就是我之前看的那页——平行穿越魔法阵!!




无法多想,弗雷德连“消除”的能力都没时间去发动,那张该死的“平行穿越法阵”落在地上变出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周围的影像变得扭曲了起来,弗雷德最后看见的是乔罗惊愕的脸,然后就是刺眼的空白——他失去了意识。




————————————————————




*


再次睁开眼,是一片巨大的蓝色。




我怎么在这?




弗雷德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朵巨大的蓝色海寿花花蕊上,他拨开花朵巨大的花瓣,下面是海寿花叶,湖水和花仙。




头部传来一阵疼痛,弗雷德记得自己被那个该死的法阵吸进去了。




这么说,我现在是在美丽湖西?




他扶着额头,但是黑色的手套和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回事......?




他从花瓣的空隙间穿了出去,缓缓飞行降落在一片海寿花叶上,有些涟漪的湖水虽不清晰,但弗雷德可以确定,自己的衣服整个换了一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红色的领结,白色的衬衫,黑色渐变到红色的外衣服,外面是黑色,里面是红色的披风,他无意间转了下头,发现一本书正跟着自己。




书?是我的消除魔书吗?




弗雷德伸出手去,那书就乖乖落在了他的手上,写满字符的内容与自己那本没什么区别——只是厚了不少。




他一手把书合上,暗红封面上的图案却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




......哥哥。




对了,那个法阵发动的时候,哥哥在自己身边来着。




弗雷德揉着太阳穴,想起那张画着法阵的纸上的说明:穿越到的平行世界会与原本世界会有所差异,如果见到与原本世界不同的发展不必惊讶。




还真是个神奇的魔法。




弗雷德想,要是在当初看见那张纸的时候就把它撕个粉碎然后进行消除处理就好了。




一个小花仙看见坐在海寿花叶边的弗雷德,主动打起了招呼。




“弗雷德,你怎么在这里啊?”




弗雷德抬头一看,这正是他最熟悉的小花仙——以三观端正,品行优良,擅长跑腿可以随意使唤而闻名拉贝尔。




“啊...我,”他思索片刻,决定找个借口敷衍“我在这里等我哥哥。”




“你哥哥?”那花仙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弗雷德,你什么时候有哥哥的?”




“!”弗雷德被这个信息吓到了,他看小花仙的神情不像恶作剧,于是就努力保持自己的表情平静,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听错了,我是说要等我同伴。”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花神之灵会有亲戚呢哈哈哈”她挠了挠头,笑了起来“除了普普拉花神和雅加以外,历史书上可没讲还有双生花神!”




弗雷德摆摆手:“行了,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吧。”




“好好好。”那花仙笑着,飞远了。




弗雷德站起来,打算去远古神魔殿一趟。




既然那纸上说了会有差异性,那么除了我在这个“平行世界”的衣服换了,没有哥哥以外,还会发生什么改变呢。




————————————————————




人们经常说着“我准备好了”这样的话去迎接可能到来的打击,可往往当事实摆在眼前时,他们还是会非常惊讶。




比如弗雷德所见的景象。




弗雷德刚刚踏入远古神魔殿一步,就被不扎辫子,穿着教皇装的五月拦了下来。




“弗雷德,你回来啦!要来尝尝小吃货刚刚做好的甜品吗?”他非常开心的样子,眼睛里闪着星星——那些星星就像是快要实体化掉下来砸在弗雷德身上了。




“好...好啊。”




弗雷德坐在餐桌旁,只见戴着小刀发卡,穿着红色长袍,留着的长辫快垂到地上的小吃货把盘子摆到桌上,然后他拿起筷子夹起了其中一块,送进了五月嘴里。




“哇,真好吃!小吃货,你做的料理真是越来越棒了!”五月开心地仿佛身后飘起了花朵,小吃货挠挠红得就像晚霞的脸,然后侧过头不去看那闪烁发光的碧色,小声说了一句:“你、你喜欢就好...”




......吓得我筷子差点掉了。




虽然表面没什么波动,但弗雷德的内心已经刷起了弹幕,还是配上表情包的那种。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没穿越之前,梵天一定会认真考虑“论如何做掉小吃货而且不会被普雅诺埃尔以及远古花神追杀”之类的事吧。




离开厨房,弗雷德开始寻找起梵天的身影——我的花神啊,我好像看见梵天把正要回房间的桃喜拦住了!




...如果,我还没看错的话。他在桃喜耳边私语着什么...他们俩居然还笑了起来!




弗雷德捂住双眼,认真思考起为什么自己仿佛被塞了一嘴狗粮。




另一边,稻荷跟年一人拿着果汁,一人拿着杯茶,说说笑笑地进了沙漏,诺埃尔和普雅手拉着手捧着花盆里刚刚发芽的洋桔梗低声交流,远处,露缇娜正在为玫杜莎梳理头发。




为什么一切看起来那么和谐但我还是很不爽——好吧我知道为什么了。




弗雷德似乎想通了什么道理,他低头,轻轻抚摸着消除魔书的封面,开始想念起自己的哥哥——乔罗。




这个只有十一位花神之灵的世界,真是充满了恶意。




————————————————————




(初何)*




我是一个穿越者。




我叫弗雷德。




……基本上算是吧。




弗雷德盯着自己的双手,非常不情愿地承认这个事实。




一个没有哥哥的世界!




弗雷德还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么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更别提是做做如何在这样一个世界里生存的功课了。他开始后悔当初还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为何没有想过向小吃货他们讨教一下如何做一个华丽的单身狗。




啊不,独生子女。




他又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张纸的内容……竟然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甚至连能不能再次回到原来的世界都是个问题。假如他就真的被困在了这个世界,找不到出口,那么不仅是他,就连原本世界的乔罗都会一直孤独终老……




想到这里的弗雷德突然打了个寒战。如果说原来那个世界的他也的确是跟着他的穿越而消失的话,简直难以想象作为陆地生活能力九级残障水里生活能力负值的哥哥究竟会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说不定……会每餐都变面包来吃?!根据能量守恒和损失那岂不是入不敷出?!真的不会过了一个月就直接一睡不醒的吗!




小吃货他们有没有一点自觉?知不知道没有了弗雷德之后应该照顾一下乔罗?!




越想越难以忍受!




弗雷德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越来越觉得这个只够睡一个人的窄木板简直长满了刺,扎得他浑身又疼又痒,赶紧从床上弹了起来,夺门而出。




夏夜的风仍然是那么温暖潮湿,从前和哥哥一起坐在湖边吹着从湖心吹过来的暖风时,总是觉得仿若轻纱拂面,又像是缓缓飞旋着将两人缠绕的丝线,忍不住越靠越近,好像哥哥身上的檀香味也在鼻端缭绕了起来……




然后肩头一重,乔罗睡着了。




啊啊,每次都会觉得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可能会突然睡着的家伙总是很毁气氛呢。弗雷德有些哭笑不得地伸手把他转个方向,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可是现在弗雷德还是弗雷德,美丽湖看上去也还是美丽湖,身上的衣服却已经由白转黑,消除魔书不知为什么也变成这个样子,那股轻柔的风好像也变得不是滋味了。




……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弗雷德喜欢这种黑不拉几的颜色!我那个白礼帽呢?!那可是小时候哥哥用刚刚学到的空间魔法给我从那个套圈游戏的地摊里头赢回来的!




对哦,这个世界是没有乔罗的啊。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弗雷德,忽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这个世界的门,究竟在哪里?




————————————————————




弗雷德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周围一片嘈杂的声音。




“哎哎,他醒了他醒了!”这是小吃货,很明显。那个咋咋呼呼的性子,这个语气,不是他才怪了。不过……什么叫我醒了?一早上醒来不是应该的嘛?




“不该的啊……那个魔法怎么会失效呢?我明明有检查过所有的咒术纹路都没有问题的啊。”这是安德鲁,看到他醒过来之后简直一脸失望透顶怀疑人生的样子碎碎念了起来。




“什么!你居然还觉得可惜!”一边的是黛薇薇,她一拳砸在了安德鲁的头顶上,又叉起了腰, “安安,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随便试一些奇怪的魔法!”




弗雷德很困惑地皱起了眉,从地板上坐了起来。一股看样子是好久没动了的酸软顿时充斥了他的四肢,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一张白皙精致却十分陌生的面容,正含着些担忧地看着他。他顿时就愣住了,只顾着和人大眼瞪小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渐渐地周围的声音小了下去。小吃货左右看了看,拉住身边的五月用气音道:“为啥大家都不说话了?”




五月摇了摇头,示意他看那边。




比起大家为什么不说话,他倒是更想知道为什么弗雷德和乔罗到现在为止还一句话都没有讲。




隔了一会儿,弗雷德终于觉得再沉默下去简直就要窒息了,正打算开口问对方是谁,面前的人就微微笑了起来,那个笑容里面带着明显的拒绝,让他立马就闭了嘴。




“弗雷德看样子是累了,我先把他带回去休息吧。”对方向着他伸出了手,转过头去对其他人说,“安德鲁,你那个魔法以后别用了,大家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奇怪的影响。”




就这样,他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回自己熟悉的家了。




————————————————————




可是说是熟悉,实际上看起来又有点陌生。




自己的屋子干净整洁不惹尘埃,除了床和一个柜子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陈设。可是这间屋子虽然也是很干净(并且很明显出于自己的手),但是床却比原来大了一倍,足以睡下两个花灵。而且刚刚闲下来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竟然一夜之间从黑色变成了白礼服,连消除魔书都变薄了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一言不发只是拉着自己往熟悉的方向飞的花灵转过了身,当他仔细去端详那张精致的脸时,才发现对方和自己的样貌竟有七八分相似,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也是反过来的。




“我叫乔罗,你大概不认识我。”他开口了,“而你,你不是弗雷德,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我……不是弗雷德?那难不成我是玫杜莎?




弗雷德一时半会儿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没懂?”乔罗毫不客气地挑了挑眉,“那我换一个说法,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弗雷德。安德鲁的魔法成功了,你是穿越过来的。”




弗雷德眨了眨眼睛。




“那么我很想知道,你是谁?”




————————————————————(被哥哥发现了啊)




*


顶着一对珍稀动物一般的黑眼圈,弗雷德表面冷漠无比实际上心中欲哭无泪地推开远古神魔殿的门飞了进去。




“弗雷德,你来啦?”首先迎上去的是玫杜莎,她安抚地拍了拍一脸怅然若失(?为什么会这样的?)手里还拿着梳子的露缇娜,然后掀起了垂地的玫红色公主裙,“露缇娜给我梳的发型好看吗?”




……你那发型还用梳吗?




而且还梳了一夜!




昨天关服的时候没有回去吗?!普雅没有把你们神隐?!




弗雷德面无表情地回答:“嗯,好看。”




我忘了,普雅现在和诺埃尔种菜呢,哪有时间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听到他丝毫没有一点诚意的赞美,玫杜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欣喜地提着裙子转了一圈,非常兴奋地转过头去对笑眯眯看着她的露缇娜说:“你说的好看不能作数的!不过连弗雷德都这么说的话那就是真的好看的啦!”




弗雷德脚底一软,差点没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且不论露缇娜那一脸痴汉般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听到玫杜莎这个隐藏八卦王用对于女生来说相对低频的声线娇滴滴地撒娇,简直令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那种恐吓程度不比齐格飞听说五月是男孩子低。




虽然她那身公主裙是比原来那个世界的和服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的啦……




“哟。”抬脚刚刚打算往自己的沙漏走,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梵天拦住了,“在外面找到地方睡了没有?自己一个人睡在外面,有没有想我们啊?”




他说的“外面”,是指远古神魔殿的外面。本来花灵是应该直接睡在沙漏里头的,但是前段时间他和乔罗是打算试试晚上在外面吹吹风而搬离了沙漏在美丽湖边造了个小屋。这对乔罗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两个人也没影响什么治安问题,普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管他们两个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弗雷德也因为某种原因,搬离了沙漏,一个人住到同样的地方。




不过啊……




想……想梵天?




梵天为什么会说这种话?




他该不是壳子里换了小吃货吧!




“才……才没有。”他本能地照着原来世界里他的人设来回答,横竖弗雷德就是弗雷德,两个世界里人设应该也没有太大变化……




吧。




“弗雷德,你发烧了?”梵天才听了他那个犹犹豫豫的才字就愣了一下,看起来严肃了许多,“照道理来说你难道不应该都懒得理我的来着?”




……你M吗?人家对你态度好了你还不高兴了。弗雷德腹诽。好像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他的腹诽就格外多。




但是这个态度……就算平时自己确实是不怎么喜欢说话,也不会根本“懒得理”谁的啊。这个世界的弗雷德,究竟为什么会一个人搬出远古神魔殿,又是为什么会看起来与这个殿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也许问题就是在这里。




只有十一个花灵的世界,真的必须有一个人退出吗?没有了乔罗的他,性格算是合群吗?假如自己的那个世界也没有乔罗,从一开始就没有的话,是不是自己的性格就会慢慢变成这个样子,独自一人看着一对对的情侣,从鼻子里轻轻冷冷的哼上一声,转过头去呢?




说到底,只是因为他是弗雷德,是乔罗的弟弟罢了。




乔罗给了他一个安全的屏障,却在慢慢把他和这个世界隔离,以至于没有了乔罗,他就根本没有办法融入这个世界了。就算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乔罗突然消失,原本有十二个花灵的世界变成十一个,最后多出来的人仍然会是弗雷德自己,不同的最多只是剩余的十个花灵的排列组合而已。




这个认知令他忽然感到浑身发冷。




“喂,弗雷德。”梵天和他错身而过之后,忽然又转身叫住了他,“今天是桃喜的生日,我打算在远古神魔殿开个派对。你……”




“来。”弗雷德背对着他轻轻地说。




————————————————————




“所以,你其实是在美丽湖边坐着的,就被湖面上突然出现的魔法阵吸了进去。”乔罗清澈的浅蓝色眼睛里没有一点睡意,张开左手让一张纸片出现在手心里,展示给弗雷德,“喏,你说的是这个魔法阵吗?”




弗雷德看了一眼,实在是没法把湖面上那个复杂而美丽的纹路和纸上这个像是鸡爪印的鬼画符联系到一起去。辨认了半天,才勉强看出好像是有那么几分神似,这才非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大概……”




乔罗拿了纸自己也看了看,颇为嫌弃地卷了起来收进怀里:“别计较那么多,安德鲁的魔法阵一向是这样,画的丑没关系用起来有用就行。”




弗雷德不置可否。他的消除魔法通常都是画得规规整整,就像比着尺子画出来的一样。




“在你那个世界没有我,是吗?”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乔罗的声音低低地传来。




“从未见过。”




“那好,我介绍下自己,如果你不想在你找到办法回去之前被拉贝尔大陆几万花仙从头盘问到尾的话,最好是别被发现你不是这里的弗雷德。”乔罗用手指点了点下巴,“我是弗雷德的哥哥乔罗,是双生花神之灵,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两个花神?”弗雷德皱了皱眉,“虽然难以相信但是差不多明白是什么意思。”




“弗雷德早上会叫我起床,给我叠被子,给我梳头发,做饭,还有小甜饼和下午茶。”乔罗眯了眯眼睛,“我不指望你也会做,不过至少你不能离开我身边十米之外。”




怎……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在他眯眼睛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酸味就从那双眼睛里面溢出来了啊!还有叫起床叠被子梳头做饭是什么鬼啊!




“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你哥。”乔罗一脸不想和你废话的表情,直接躺倒在了床上,“现在哥哥要睡觉了,弗雷德不能离开十米哦。”




“……”




————————————————————




*


梵天的派对,果然很是符合他的风格。




又是一个异空间,分成四个小空间,每个小空间的主题都不一样,而且……意料之中的十分孩子气。当初在普雅和诺埃尔没出现,大家都十分清闲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挖热爱撩妹的梵天这类的黑历史。




也不知道梵天头发都白了,还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花神,为什么到现在还是童心未泯。梵天对此的解释是那叫返璞归真。




桃喜一身白色的长裙,戴着花冠,并没有作过多的打扮,但是比起原来那个世界那个阴气森森的造型来说,看起来可像是爱神多了。梵天从开始到现在不管在哪个小空间里都一直和她靠得很近,低声说着悄悄话,桃喜还时不时地耸动着肩轻轻地笑。弗雷德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差点被闪瞎,只好埋头苦干自己手里捧着的一瓶汽水。




“说起来,弗雷德你居然回来参加这个派对,真是令人吃惊呢。”一身教皇装莫名显得比原来庄重严肃了许多的五月稍微靠近了些,倒是把弗雷德吓了一跳,“本来梵天邀请你的时候,我和小吃货都已经打算要开始嘲笑他了哦?”




“……”




这种话在当事人面前直接就说出来真的没有问题的吗?




“偶……偶尔也想回来和你们一起……”肉麻的话说了一半弗雷德就差点没坚持下去,但是为了在离开之前至少帮这里的弗雷德做一点什么,他还是咬着牙说了下去,“相处。”




说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脸又非常不争气地烧了起来,偷偷分了一点目光往五月那边一瞥,正正对上了那边无比惊愕的神情,赶紧在心里碎碎念着时机不对时机不对又撤离了目光。




这是什么奇怪的表情……这边的弗雷德到底是有多不合群?




好在五月及时反应了过来,一出口声音都有点抖:“虽然听到你这么说很高兴是啦,但是……果然还是吓了一跳哦?”




“对啊,要是一天以前的弗雷德就应该直接拒绝!”一身仿佛僵尸一样的装束的小吃货夸张地学了一下弗雷德的招牌冷漠脸,“就像这样。”




“所以……”五月忽然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是谁,可以告诉我吗?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弗雷德猛地抬头,只见五月悄悄地眨了眨眼,指了指一边的角落。




————————————————————




*


百无聊赖,弗雷德就这样在奇怪的世界呆了一个星期。




啊啊,他把几乎整个拉贝尔大陆都转遍了,根本没有感觉到一点奇怪的魔力波动,更别提是一开始他所幻想的找到一扇花里胡哨的门走进去就能回去了。




当日当场被五月戳穿之后,他们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小吃货,两个人坐到角落里谈人生。谈着谈着弗雷德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好在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这才没有太丢脸。开玩笑,五月可是爱哭包,要是他弗雷德在五月面前哭得稀里哗啦对方还一滴眼泪都没掉,那可就太丢冰山小王子的面子了。




诉完苦之后弗雷德忍不住问了五月为什么一下子就能认出来,五月神秘地笑了笑,说你是不知道这个弗雷德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且,这个弗雷德是不会用保温杯装汽水的。




……弗雷德觉得这肯定会成为他的黑历史。




在五月的帮助下,他竟然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和随机应变的聪明才智瞒过了包括梵天在内的其他所有的花神之灵,就连本来应当旁观者清的一众花精灵王都没看出来端倪。梵天可是看出了乔罗壳子里的小吃货的人,难不成真的是恋爱使人变傻?




这一个星期每天晚上他都睡在沙漏里。湖边的那个小屋和原来那个世界简直是太像了,只不过是看上几眼,就要让弗雷德压在心里对哥哥的思念整个儿沸腾起来。




原本他以为离开了乔罗会是一个长久的影响,就像滴入水中的红墨水一样,那点思念一点点的散开,在水中妖娆起舞,但是还是需要好久才会真正渗透进整个杯子。




可是还没过一天半,他就开始强烈地想念起自家哥哥那张永远提不起精神的脸来了。




不是兄弟,关系没那么好都没有关系……至少让他看着,只是看得到那张脸都好,只要让他知道他还能和乔罗站在一起……不,就算不能站在一起,远远地看着他漫不经心地从手里变出一朵什么花来,都算是个念想。




已经这样了,弗雷德只好又安慰自己,好吧,一开始当然是很想念的,想到最后麻木了,肯定也就没有那么令人窒息了。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根本没有一点头绪,也没有一点可以回归原来的世界的迹象。弗雷德心中的思念反而是变本加厉,越来越烧灼他的心。本来五月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一天到晚拉着小吃货和他一起逛这逛那,还确实有点快乐的感觉,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弗雷德就连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坐在刚开始出现的那朵海寿花上,撑着脸望天。




到底什么时候……哎哎?!




突然眼前一白,弗雷德闭上眼躲避那刹那间出现的白色强光,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张熟悉到几乎要令人流泪的面容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大眼瞪小眼,弗雷德整个儿当机了。




乔罗双手撑在他的脑袋两边,整个身体凌驾在他的上空,双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回……回来了?




真的回……




“哥……哥?”他有点不敢相信地小声唤了一句。那一瞬间乔罗的神色变化几乎比他一年的份还多,然后他就被猛地抱住了。




乔罗温热的呼吸声响在他的耳畔,带着慌乱和狂喜,显得无比急促。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乔罗涩声道。




用力再用力,恨不得将彼此融到一起。弗雷德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但他仍然手上加力,生怕突然又被什么奇怪的魔法阵吸进去,或者至少两个人一起吸进去。




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fin——




后记:




那一边。




“弗雷德……你干嘛还睡在外面?”小吃货一脸的不理解,“你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要一起相处的吗?来来来,进我沙漏!有东西吃!五月也来!!”




看着五月笑眯眯的神情,弗雷德一阵恶寒。




什么……那个弗雷德到底是在这儿干了什么!




“不是吗?”五月歪了歪头,又眨了眨眼。




“是、的!”弗雷德咬牙切齿地回答。


————————————————————


作者有话说:


吐槽向的弗雷德。。。。。。

评论(4)
热度(68)

© 绝暮零MAI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