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绝暮零

隶属『灵冢』

头像by阿影

普通的透明摸鱼选手

常驻墙头小花仙

近期墙头食物语

雷点:
“666”等“社会”话语,性别评人事,重复的无意义事情,粗鄙之语,无礼之徒。

【小花仙/梅吃梅】无题

#梅特墨菲斯x小吃货,只是捋了一下官方剧情。

#冷门cp党的难吃产物

#大概是刀。

#文笔日常辣鸡,视角乱七八糟,极度我流ooc

#题目我不会写了于是干脆无题,tag不知道哪个干脆都打,发布时间别在意。

#名朋那边的出锅戏

#  ← 这个符号真多















我们的相遇并不算和谐。

“小吃货!别跑!”
“救命啊,有人要绑架花神之灵啦——!”

在拉贝尔大陆被美食的香气唤醒,正饥肠辘辘正打算沿着香味到源头去找找时,半路突然杀出一个甩着长袖,带着眼镜,梳着马尾辫的花仙。

“你,你就是花神之灵小吃货吧!”

“唔,你,你是谁!”这家伙带着笑容,我退后半米,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下一秒,他就扑了上来。

“跟我回家给我做饭吧——”

“哈?!”我快速飞行着,生怕这奇怪的花仙对我怎样,面前是一盆蟹爪兰的花种,来不及多想便藏进了其中一个。

“小吃货,你在哪呀~”

躲在花种里蜷着身体,捂着嘴,生怕被这个变态发现。

不远处传来了花仙的脚步声,而那个“变态”似乎躲进了草丛,只听见树叶“哗啦”的声音,我就跟着一盆种子一起被一个女花仙带走了。

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奇怪的花仙”吧。

——————————————————

之后的相处让我们渐渐成为了朋友。

在你辛辛苦苦凑齐四道回忆美食,蟹爪兰成功开花的时候,我奉上对你具有重要意义的樱花糕,我看到你吃下后,笑了。

“哇小吃货我好爱你~”

“你你你走开!”突然被比自己体型大了不少的花仙一把搂住,我不知所措地试图推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来亲一个!mu——”

“梵天,五月,救我啊!”面部的温度极速升高,我相信这时如果谁给我面镜子,那里一定会映出一张如展开的红掌花般的脸。

这个变态,就不能正常点嘛!

你不会飞,是我把你从仙藤树顶拉到远古神魔殿的。

你经常忙于发明,我便做了便当送到你身边,督促你——当然如果你别每次都要我喂就好了!

但是...

——————————————————

“小吃货吗。”

你露着我从未见过的冰冷笑容,说出的话语却让我痛彻心扉。

“只是枚好用的棋子罢了。”

我听着那话,一旁的五月担心地看着我。

“我没事五月......早该想到的。”

恶德花园的卧底啊...

诺埃尔冷漠地看着一切,敲着审判杖,履行我们的职责——决定神位。

——————————————————

那一日,我们再次背道而驰。

“那些人幸福的笑脸,就是我的归属!”

坚定,即使记忆还是一片模糊,我也还是如此决择。

你转身离去,我只看到你的背影,那对翅膀耷拉着,一动不动。

“...抱歉。”这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见。

我只能搀着受伤的安德鲁,一步步离开,努力向外界求援。

净化完成,之前的记忆也全部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上演花神时期的悲剧了。

我重新在远古神魔殿住了下来,一切和两年前一样,一切又和两年前不一样。

记忆中的你,带着有些变态却让人开心的笑容。

记忆中的你,带着残忍冷漠让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我们曾经是挚友。

我们现在是敌人。

评论(17)
热度(46)

© 绝暮零MAILER | Powered by LOFTER